音视频社交时代,谁能成为下一个Match Group?

普通用户: 0 淘币
VIP会员 : 免费
享免
下载说明: 下载过程中遇见问题,请联系客服微信:***** QQ客服

今年初,财经作家吴晓波在直播中谈论了他的2021年投资观点,他认为,视频一定是未来每个人生活里越来越多的一种社交方式,甚至是工作方式。

相比图文,更为直观的音视频正在改变人们的社交方式,尤其是陌生人社交方式。

图文时代,陌生人社交由Match Group开启,并由Match Group“统治”多年。但面对行业的变革和人群的代际,Match Group的动作却稍显迟缓。直到去年,其核心产品Tinder才添加Face to Face视频社交功能。

随着音视频社交成为新的主角,一些更加年轻的公司开始走上舞台。2020年以来,疫情进一步催化了民众对音视频社交的需求,也催化了音视频社交公司的业绩增长,使这些公司进入了更多人的视线。

比如赤子城科技,开年以来,其旗下的音视频社交产品Yiyo、MICO、YoHo在全球多个市场刷新榜单记录。同时,其年度盈利预告显示,公司2020年总收入预期为11亿-12.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80%,这也主要得益于其音视频社交业务。

赤子城从一家工具出海公司一路进化,终于踩中了时代变奏的节拍,在音视频社交全球崛起的过程中加速成长起来。

放眼全球的音视频社交公司,以目前披露的数据来看,赤子城的规模最大。

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在陌生人社交产品形态更迭的这条快车道上,赤子城能否以更大的“加速度”,超越上个时代的王者,成为音视频时代的下一个Match Group?

一、音视频社交时代已来?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现在虽然也只能爱一个人,但结识朋友、与人远程聊天已实现从文字已读不回,到隔着屏幕面对面聊天的社交更迭。

互联网社交正在经历文字——图文——图文+音视频——音视频的行业变革。

当“呵呵”、“微笑表情”从表示开心到转为冷漠,不能面对面聊天所带来的信息空间差也愈发明显。

文字社交因缺少了“对方说话的语气”这一因素,常让人觉得少了一份对方的情感。于是我们在阅读消息时很容易错误地将“自己当时的情绪”强加于对方,形成不太真实的信息交换。

因此,虽然我们如今时常怀念泡在天涯社区、校内网、人人网的青涩时光,却很少有人真的重拾桑田。有那个精力,他们更愿意到抖音、快手消磨时间、表达自我,或在语音房里和志同道合的人们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聊天。

到了图文社交时代,以Tinder、陌陌等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产品,成了绝大多数人的社交标配,人们只需左右划动、看看附近的人,对这种“低压力、无需立即回复”的模式已司空见惯。

图文内容在社交产品里传递的是 “我那时候的状态”,将自己最美好的状态呈现出来,比如读一本书点一根香,虽然发布者感到岁月静好,但其他人很难产生共鸣。

于是,即使市面上图文社交产品层出不穷,我们依旧感到孤独。我们习惯了朋友圈三天可见,习惯了问一句“在吗”便再无下文,习惯了在微博上时而做键盘侠时而做小透明……

相对应的,音视频社交是与人实时分享“我现在的状态”和“我想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本质为实时社交,凭借高度同步互动、和真实聊天一样的沉浸感、更加丰富直观的感官刺激等优势,正在受到全球越来越多人的青睐。

疫情下的宅经济同样加速了音视频社交的发展。我们都知道一些海外国家的疫情非常严重,人们每天在家办公,线下活动减少,被“压制”的沟通需求是需要一个出口的, Zoom、House-Party、Clubhouse等音视频社交产品纷纷“一夜成名”。

今年2月,Clubhouse凭借音频内容的实时互动,风靡全球互联网大范围“出圈”,估值达到10亿美元,也让音视频社交产品再次引爆创投圈关注。

音视频产品时长高、交互强、形式多样、泛娱乐内容更多,商业化变现形式由此更加多元,变现效率也高于图文社交的订阅模式,将产生更大的市场规模。

随着全球范围内年轻群体的成长,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音视频社交都将是陌生人社交的重点方向,很可能取代图文成为社交产品的主流形态,各大布局社交领域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音视频社交,这一赛道有望诞生平台级产品。

全球陌生人社交巨头Match Group旗下应用一直以资料匹配和滑动匹配为主,去年才开始拥抱视频化社交,在其核心产品Tinder上添加Face to Face视频社交功能,同时Plenty of Fish、Match等产品也先后融入视频社交元素。

今年初,Match Group以17.3亿美元收购手握一对一视频社交应用Azar和在日韩流行的社交直播应用Hakuna Live的韩国公司Hyperconnect。除了拓展全球市场版图外,重金收购的另一原因,则是看重了其“实时视频”技术,加重音视频社交细分领域布局。

而今天我们要分析的赤子城科技,入局音视频社交更早。其开放式社交产品MICO在2017年便加入核心的视频直播功能,实现了以视频互动为亮点的社交生态。如今赤子城在直播、视频、音频等各垂直赛道均有布局。

二、赤子城的音视频社交帝国

作为最早一批出海的中国企业之一,赤子城科技此前的标签是老牌“工具出海厂商”,凭借一款极简AI桌面Solo Launcher和一系列拳头产品打入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还成为谷歌认证的“顶尖开发者”。

彼时,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并未被眼前的一系列成绩遮住双眼,他清晰地意识到做工具很难形成用户粘性,会面临空有“下载量”而没有“用户”的尴尬,前途有限。所以,在出海过程中要想挖到宝藏,必须往“深海”走,走到海外互联网生态的核心——社交。

那时的赤子城已经拿了融资,有了几亿的用户积累,AI系统也一直在支持其各项业务正常运行。

“弹药”充足让赤子城有足够动力“去工具化”。在继续完善已有业务的同时,团队开始尝试做内容型产品,包括音乐、游戏、资讯等,这是从工具转向社交的过渡形态,也是向“人”的进一步靠近。

与此同时,他们一边研究海外社交市场一边开始搭建核心的社交研发和运营团队。

过程中,他们发现熟人社交市场已被巨头垄断,而陌生人社交赛道空间巨大,且有更多作出爆品的机会;视频是个很好的载体,可以和社交结合。

2017年,手握10亿流量的赤子城开始向音视频社交+游戏转型,将孵化出的开放式社交产品MICO升级为社交直播产品,目前MICO在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过亿用户。

随后相继打造出的Yiyo和YoHo则分别主打视频社交和语音房社交,均在新兴市场快速起量。

目前赤子城的三款核心产品分别瞄准用户不同的细分需求,初步构建了其在社交领域的差异化产品矩阵,并在中东、东南亚、南亚等新兴市场进入行业头部,成为当地主流的陌生人社交平台。

2020年,赤子城推进「流量+」战略,向社交全面发力,并加大社交产品与音视频的融合,规模快速增长。2020年,其平均月活已突破千万量级。

当年的“工具出海厂商”,已完成了破茧成蝶的进化。

据App Annie显示,目前,MICO已在71个国家和地区的App Store社交下载榜排名第1,进入90歌国家和地区Google Play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Yiyo在14个国家和地区的Google Play社交应用畅销榜进入前10;YoHo在47个国家和地区的Google Play社交应用畅销榜进入前10。

在成熟市场,赤子城亦高歌猛进。2020年,MICO进入美国社交应用畅销榜前20,今年又接连进入加拿大、葡萄牙、丹麦、爱尔兰等多个欧美国家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

一方面已在新兴市场稳固壁垒,一方面大力进军北美、欧洲、日韩等高价值市场,总体来看,赤子城科技的全球社交版图已见雏形。

三、下一个Match Group?

上一个十年,全球陌生人社交霸主非Match Group莫属。

成立于2009年2月的Match Group,在发展道路上采用“自营”和“收购”双腿走路的方法,目前拥有Tinder、Hinge、Plenty of Fish(POF)和Match.com等近50个线上交友应用程序及网站品牌组合,在外界看来,其在陌生人社交市场的布局似乎已垄断欧美线上约会市场,并正在领跑全球。

占据“龙头”地位,最大的力量来自其自研应用 Tinder。根据 Match Group2020年年度财报,Match Group2020年全年营收23.91亿美元,同比增长17%,其中 Tinder 营收为14亿美金,同比增长18%。

据统计,北美前10大在线约会App中,除了排名第二的Bumble之外,其余9款皆来自于Match Group。根据Match Group官方数据,超过60%的美国人网上约会都是从Match Group旗下的App开始的。

形成如此庞大的规模,与Match Group 的持续收购扩张不无关系。Match Group “吞”下很多(当时)和自己的规模差距不大的公司,无论是过去的 POF、Pairs,还是如今的 Hyperconnect,一系列的收购使Match Group快速成长。

“烧钱”行为也让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据 Match Group 财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Match Group市值427.67亿美元,其自由现金流仅为7.46亿美元。好在回报足够感人,Hinge、Pairs等产品凭强劲表现帮公司实现了营收增长。与此同时,“自营+收购”路线也被证实为一条成功的发展路径。

自2015年上市以来,Match Group由发行价每股12美元一路增长到今天的每股156美元,市值从32.6亿美元飙升至420亿美元,5年来保持高速增长。

与Match Group一样,赤子城科技从成立初期便瞄准全球陌生人社交市场,其自研产品已在中东、东南亚、南亚等新兴市场稳固壁垒,在北美等高价值市场实现突飞猛进。

不过赤子城并未照搬Match Group的发展模式,公司在探索社交赛道初期便将音视频作为产品载体,内容在这里成为促进沟通和了解的介质,泛娱乐元素不仅让用户群体更为年轻,也增加了用户的使用时长和粘性。

另一方面,在社交以外,赤子城还是一名游戏赛道的重度玩家,已初步形成多元化的社交+游戏产品矩阵。

还有一个明显区别是,Match Group通过收购扩张打开全球市场,是名副其实的“土豪”,而赤子城在全球化过程中将本地化运营能力发展为核心竞争优势。

以MICO为例,其阿拉伯语版本中文字的阅读顺序为自右至左,打赏礼物均具有钻石、跑车等中东用户偏好的财富象征元素。在美国版本,MICO会在礼物、表情特效里加入可以进行个性化创造的元素,因为美国人更喜欢表达个性。

根据公开资料,赤子城的社交业务团队是非常典型的“出海团队”,海外运营核心人员来自早期中兴、百度、华为的海外团队,对海外市场理解很深,拥有丰富的海外运营经验,以此实现了目标市场的驻扎,深入当地环境了解用户需求,熟悉市场的宗教习俗、生活习惯等,据此打造定制化的社交应用产品。

他们还拥有极强的本地资源和拓展能力,与当地明星、网红、运营商、互联网企业建立了深度合作,积极开拓本地合作伙伴,实现资源、运营本地化。

为了把“本地化服务”做到极致,他们亦十分重视本地客服团队的作用,做出了10秒内应答、10句话解答用户核心问题的要求,客服团队保持7*24小时在线服务。

较早布局音视频社交赛道、极致的本地化运营能力,由此带来的直观结果是用户粘性的提升和变现方式的多元。

对应赤子城3月刚出炉的2020年度盈利预告,及年初发布的营运数据,2020年总收入预计约为11亿-12.5亿元,同比增长180%-220%。此外,其社交产品累计下载量达1.83亿次,较第三季度末上升约20.4%,全年平均MAU达约1136万,在强敌环绕的陌生人社交赛道中不断实现增长与突围。

随着赤子城科技已经稳固新兴市场,在高价值市场渐入佳境,以及团队研运经验和运营模式日趋成熟,在行业变革进一步加剧的当下,公司有能力进一步提升在音视频上的竞争壁垒,获得更多上升空间。

再加上其11亿全球流量生态的加持,长远来看,只要健康运转、保持增长,便能释放长跑势能,在音视频社交时代覆盖全球更多市场份额,潜力不容小觑。

赤子城也许并不会进化成下一个Match Group,但很可能成为音视频社交时代的新巨头。那一天能否到来,值得期待。

1. 本站所提供的素材等资源仅供学习交流,若使用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授权,否则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下载用户自行承担,有部分资源为网上收集或仿制而来,若模板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来信通知我们(Email: rayer@88.com),我们会及时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2.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请不要用于商业用途!
3. 如果你也有好教程或者素材资源,可以到用户中心发布投稿,分享有金币奖励和额外收入!
4. 如有链接无法下载、失效或广告,请联系站长,可领回失去的金币,并额外有奖!
5. 如遇到加密压缩包,默认解压密码为"www.36tao.com",如遇到无法解压的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站删除。
36淘 » 音视频社交时代,谁能成为下一个Match Group?

发表评论